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老段当然不是马路!也不会对楼梯口的下垂眼男同事动心。男同事赤着脚站在楼梯口的厕所门口发呆,全身上下只穿着条裤衩,披着条床单。老段知道他刚打完坐,就算成了佛还是要上厕所。
他又突然想起七八年前的那出戏,他与下垂眼男同事分别担任AB角,两个被俘虏的法西斯士兵。那时他还没信佛,抱着兔子说今晚有肉吃了。当然,那个时候也没和现在窝在厕所里面的另外一个男同事谈对象。

2018-06-06

……有没有人给我卖一卖沙李安利。

我还在回味吴刚老师坐在一旁戴着眼镜抽烟的样子,他很瘦,手臂线条分明。还有歪着身子靠在椅背上看手机。

太性感了。

后知后觉的本性……。产生了点罪恶感,昨天还在鞠躬毕恭毕敬地说老师好,今天就在回忆和幻想里产生了想看文的冲动。

2018-06-05

存一下

说在前面

想做这样一个故事,谈及:同志在原生家庭里与父辈的关系,对原生家庭和父权桎梏的逃脱,以及中国传统故事里的弑父情结。
弑父情结想法来源于《喜宴》,在美国的同志儿子的父亲因为得了危病而利用孝心催促儿子结婚生子,儿子的美国爱人决定让他假装结婚,对象是他俩一个需要绿卡的女性朋友兼房客。父母赶来参加婚礼,镜头拍做了一些父亲睡着的样子,好像死亡。我看到有人说这是中国传统里一部分的弑父情结,子女很爱父亲也知道父亲很爱自己,可是父亲的存在客观上让自己的生活不得安宁,内心期望能够平静地得到终结,不必背负封建传统的压抑。以及“父母皆祸害”小组。其他灵感来源有,讲诉原生家庭和lgbt的《日常对话》(我觉得反过来...

2018-06-03

【邢张】逃西东 1

邢东收工后习惯去一条街外的源记吃一碗云吞面。

他往常会换回便衣才离开警所。

但那天不一样。

因为一早路过菜市场时碰上有人偷表,追过去的途中又被一位阿嬷摆在路中央的菜篮绊了一脚,一头栽进旁边卖水产的鱼缸里。

到警所之后,天又下起了大雨,一直到夜晚也没停得半分。

他那一身T恤牛仔仍挂在警所休息室晾着。

邢东记得那天他是穿着警员制服去的源记,还打着一把破伞。伞骨折坏一根,突起的部分把伞面撑起一角,像一只滑稽的猫耳朵。

他浑身湿漉,狼狈不堪地跨进源记后,伞却死活也收不起来,别扭又顽固得像他白天在天台上终于抓的小偷。

伞上的雨水全洒在店门口。

他记得早上那小伙子拧巴着死活不肯跟他走,还问:“为了一只破表,你至于吗?”

阿妹...

2018-05-10

[鬼来/Jimmy飞机] 爬行动物 7

一般在绞尽脑汁填A坑的时候就突然觉得还是B坑好填。

这次写得特别快特别潦草,应该会有虫。

真的ooc又雷。

/

睡了睡了

Tbc.

2018-05-10

发觉我《逃西东》分上中下写不完,估计又连载。但是我能力好烂,一般连载的话都写不完,别抱我能填完的期望。哎,反正先写着起。

2018-05-09
1 / 7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