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好想吃盟邪啊。

2018-08-15

我觉得法兰西组挑的每个男演员都特别可爱。虽然现在他们可能不如那时那么少年感,但是要是能再看这些男孩聚在一起拍部戏该多好。

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剧从来就没火过,演员地位更是差别巨大。毕竟连兄弟帮都没再聚过,何况这部剧呢,指望康师傅是不可能的。

2018-08-12

个人all白宇向整理(不定期更新)

整理一下置顶。以及@守护玫瑰花的刺(群宣号) 


《马路天使》(PWP)

CP:《我不是药神》曹斌(周一围饰)x《骗爱天团》杨修贤


《石头房子》(1.5w字完结短篇小说)

CP:《白日焰火》刑警小王(余皑磊饰)x《忽尔今夏》章远/《骗爱天团》杨修贤

注:第一人称视角,不是让人愉悦的故事,很个人化,但小远和修贤还是很好吃好日,他们属于白宇。

1-3

4-6

7-9

10-11

12-16

pdf下载:点我

2018-08-10

【文评】借他平凡一生

TAT文盲如我也能收到这样真挚又漂亮的文评!这次写完之后,我自我否定的感情很强烈,和前圈基友说了一大堆话觉得自己压根不会写作。结果还收到这篇长评……真的谢谢阿译!非常感动。我写故事常常只是把脑子里的画面强行写出来,故事说出来,不善于运用技巧也不会写漂亮句子,就像“我”一样,疯疯癫癫真真假假就这么叙述出来,十分个人化。或许作者本身就是并不比读者高一个台阶,我只是讲故事,并不知道真相也领悟不到太多,所以我的故事里心理描写和情感描写,议论都很少。或许只有这些故事遇到读者的时候,它才有了更丰富的解读。我一个没去过东北的南方人编造地点位于东北的故事,不仅没有让真正东北人觉得唐突瞎扯淡,还有了回忆和情感共...

2018-08-09

[余皑磊x白宇] 石头房子12-16(完)

三观不正,没有逻辑,不过又很好理解,就一个意识混沌的疯子的疯言疯语……实在是写不下去了……脑子里想想容易,写出来真要命……简直不能看。


/


12


这样的手段并没有使我真正拥有他,一个月后我们开始单方面争吵。


杨修贤说他本是个画家,从头到尾就是个骗子,一个投机取巧的阴谋家,搬弄是非鼓吹悖论的演说家。他说他早就知道是我举报了他们,又把他困在身边,他说要画我伪善、卑微、满是企图的嘴脸,挂在街道上,演讲控诉我企图利用善意和感情压榨奴隶,欺诈人民,罪大恶极。


他说他不爱我,过去没有爱过,之后更不会。无论我为他做什么,用什么手段,他都不会爱...

2018-08-09

[余皑磊x白宇] 石头房子 10-11

新更与前面也改回《白日焰火》余皑磊扮演的刑警小王,就是原本的设定。

https://zine.la/article/d2068206beff4a3c98ed81e9d3fce0a7/

走过路过点个推荐叭!不来吃口余白吗!(大哭)

2018-08-07

[余皑磊x白宇] 石头房子 7-9

从章远到杨修贤,结构借鉴《一半是火焰 一半是海水》。走过路过喜欢的话点点小蓝手呗!(看的人真的太少了)

第一人称开车有点奇怪,开车部分与全文风格不同预警


/


7


我们在山上住了三天才回。


直到上了火车,我才给林队回了电话。我们出车站的时候他来了,表情严肃冷漠地看着我,眼神意味不明。


我从衣兜里捡出烟,别过脸低头点燃。


我听见他对章远说:“跟我走吧,你妈还在等你。”


章远似乎早有预料,一直都很平静。等我抬起头,他们已经上了警车。我猛吸一口烟,把烟头扔在脚底下碾灭,看了眼正在发动的车...

2018-08-06

[余皑磊x白宇]石头房子1-3

第一人称视角,白宇会出现两个角色,章远和杨修贤。全私设。

不等写完了,原本就是《白日焰火》的小王,现在还是改回来。

/


1


认识章远那会儿是九九那年的年末,我刚被调到哈尔滨大酒店的保卫科。


章远的父亲是我们的大堂经理,但常常见不着人。小孩一下了课就往这边跑,随便挑一个坐下来看漫画或写作业,等蹭完了晚饭再回家。他生得高挑,长得也清秀干净,净招大堂里几个大姑娘和阿姨喜欢,只是有些认生,浑身上下一股读书人的清高劲儿,也不大爱说话。


我注意到他排队打菜的时候总喜欢跟在我后头,吃饭也挨着我坐。次次见到我一换班去食堂,就放下书跟上来。...


2018-07-31

*灰色套头毛衣,老派的无框眼镜,脸上和身上有些肉的那组图。https://m.weibo.cn/5790721723/4266824272967662


/

入秋的时候他肚子里刚满三个月,身上已经慢慢显了。周末我拉着他去公园散步,他以前从不自己想着保暖,时时刻刻要我提点着,现在揣着另外一个人了,倒是比我以前还着急。

我好奇他从哪里翻出来的老头毛衣,灰不溜秋的,出门的时候又拿围巾帽子严严实实裹住自己。我拉着他的手笑他是敷鸡蛋的老母鸡,他却没恼,起风的时候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

我们买了热豆浆和杂志回家,我去厨房煎饼,他拿出眼镜窝在沙发里看杂志。我出来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睡着了,杂志翻开倒扣在小腹上,眼镜快从...

2018-07-29
1 / 9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