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喜欢这里——

两列火车相向而行,缓缓碾压铁轨,黄昏时分,天空灰暗,远处灯火点亮,铁轨旁杂草丛生。Judy和Jordan走在轨道旁,他抱着baby跟在她身后,问:“叫他小东好不好?”

她走在前面摇摇头笑了笑:“小东太女性化了……”

“那就叫小西吧……够男性化的。”

“他爸爸姓郑……”

“叫阿聪吧,郑聪……中英文名都有咯。”

“那姓麦的不是要叫麦当娜……”

他们玩笑着讨论这个元朗黑社会老大新界安抛给他俩的私生子的名字,她将要去上夜班,和baby拜拜后,她继续往前走,他抱着baby往回走。他们反方向走了几步路,她回头叫他:“你有没有家里钥匙啊?”

Baby哇哇地哭,他回头说:“没有啊。”

他一边得哄着baby,腾不出手,就示意她把钥匙放进他胸口的袋子里。

钥匙上挂着一个黄色的笑脸。

他们再次告别,他学着baby哇哇地叫着,抬起手跟她say bye,往回走的时候又边走边回头看了几眼,然后一蹦一跳地离开。

这串带着笑脸的钥匙是许诺的开始,也是结束。


他放下钥匙离开。

他蹲在门外的草丛里看着窗户上她的影子,他以为她要自杀,冲进屋内。

“你什么都无所谓,像我这样的女人,你要不要?”

他走过去,抚摸她的脸说:“等我,回家吃饭。”

他拿起桌上钥匙离开,酒楼上,钥匙掉地,他俯身去捡,被打倒在地。

他握着钥匙,没有醒来。

他飞奔向她。

评论
热度 ( 14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