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鬼来/Jimmy飞机] 爬行动物 1

*架空并且神经质还没有大纲

*老黑代入刘青云脸

*又名《来妈日记》


阿来把车泊在巷口,双手插在裤袋里就往巷子里走。

 

鹿港酒吧就藏匿在巷子尽头的拐角处,阿来推开门,大摇大摆地踏进去。里面坐满了退伍的老兵,破产的商人,回不去的旅客,每个人都很安静,安静得可以听见阿来踏着木板时嘎吱的声响。

 

阿来轻微地眯起眼睛,四处张望。

 

他扯着嗓子喊了声:“飞机!”

 

角落里传出桌椅碰撞的声音。阿来看过去,那儿慢慢站起一个精悍的小个子,直愣愣地看着他,头发和眼珠都乌黑得发亮,眼神里满是防备,生涩而凶猛。

 

阿来不想再看他这双眼睛,径直往角落里走,一面低着头左右张望。

 

他说:“老黑写信让我接你。”

 

飞机还背着包,脱口而出:“信。”

 

阿来歪着脖子翻了个白眼,扯开外套,从内侧口袋里掏出揉成一团的纸球,拍在桌子上摊开抚平。

 

飞机扫了一眼,提起行李:“我跟你走。”

 

阿来收回纸,笑道:“你就这么信任我?”

 

飞机说:“大哥交的朋友都可信。”

 

阿来沉默地往外走,飞机就提着行李跟在他后面,直到坐上车,阿来才说:“你大哥死了你知道吗?”

 

飞机说:“知道。”

 

阿来边发动车子:“知道你还信我。”

 

回去路上飞机没再说话,车子刚拐出街口天空就下起雨来,道路两旁的霓虹灯亮起,被车窗上的雨水映得潮湿朦胧,飞机一时看得出神。

 

阿来突然问他:“你退伍时退党了没?”

 

飞机回过头来看他,说:“退了。”

 

阿来身子向着副驾驶座上偏过去,一只手打开抽屉,从里摸出一包烟来,递给飞机。飞机接过,磕出两颗烟,一颗点上火后递还给阿来,一颗咬在嘴里。阿来放下点窗子,雨从缝隙里飞进来,飞机终于看清外面闪烁的大屏幕和霓虹灯描出些个什么字。

 

广告,智能女佣的广告,仿生器官的广告,新型汽车的广告,除了广告就是招兵宣传语,还有各党派的宣传语,照样是广告。

 

“虽然拿不到退伍军人抚恤金了。”阿来一只手握方向盘,一只手夹着烟伸出窗外,“不过总归在这里,无党派比较好找工作。”

 

飞机说:“我知道是谁杀了大哥。”

 

阿来没搭话,一路又是沉默。车速慢下来时,飞机看见了最破的一块招牌,亮着“可鬼里发店”。阿来把车停进仓库,熄了火,缩着脖子往外走,飞机背着提着三大包跟在他后面,钻进这家里发店。

 

店老板大晚上还带着个墨镜,顶着个鸭舌帽,坐在空荡荡的店中央抽烟。

 

飞机脚下一顿。

 

阿来看也没看店老板一眼,抖着肩膀踢踢踏踏地往楼上走。

 

飞机向店老板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

 

阿来咬着烟,掏钥匙开门,手在那儿抖个不停,钥匙都插不进孔里,便急得发脾气,甩手把钥匙一扔,烟也从嘴里吐了出来。

 

“干他老母的鬼天气!”

 

他把手插进口袋里,对着墙踢了两脚便泄了气,低着头一个劲地抠墙缝。

 

飞机捡起钥匙开了门,阿来吸着鼻子闪了进去,说:“老黑死了就是死了,没有谁杀了他。”

 

又说:“你就先跟我住在这里,楼下那个鬼佬住我们隔壁,你头发长了也别找他理,他剪个头发能把人头皮刮破。”

 

飞机说:“他是我刚到部队时的排长。”

 

阿来偏着头看他,没发声,似乎觉得这话匪夷所思。接着又捣蒜一样大幅度用力点了三下头,喊道:“干我屁事啊!”

 

又自觉语气太重,低着头踹着鞋子说:“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人,你见到他离远一点。”

 

飞机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阿来说:“你先休息,我去帮你买点必需品,等你找到工作再谈老黑的事。”

 

飞机拉过一面椅子坐下,说:“好。”

 

阿来低头沉默地看了他一眼,合上门出去了。飞机脱下外套往外看,窗外风雨与光影交融,没有一丝月光。

 

正对面一个大屏幕投射出清冽钝冷的光。

 

一则生物洗发水的广告过后,上面开始播放纪录片。

 

“爬行动物从两栖动物进化,离水登陆,用肺呼吸。”

 

“也是第一批摆脱了水,适应陆地环境的生物。”

 

“接着体型庞大,牙齿尖利的那一类占领了地球。他们奔跑穿梭在森林里,不知所措,撞击末日。”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0 )
  1. 柒栗子阿鬼理发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我还在海里
    本🌰旋转打call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