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鬼来/Jimmy飞机] 爬行动物 2

*架空

*仍旧神经质质没剧情的一更

____


飞机醒来的时候天还未大亮,阿来睡得正酣。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陷在黑暗里等一个机会。于是他起身,揽一把凉水冲了脸就出去了,去找鱼头标。

和鱼头标认识的时候两个人都是俘虏,蹲在同一个营房里,一开口说话便知道是香港来的。飞机逃出去的时候鱼头标跟上了,飞机给他留了个口。

鱼头标见了天,从口袋里边掏烟边说:“我不回部队了,我回尖沙咀,你就当我死在营房里了。”

飞机说:“好。”

说完就一个人往反方向走。

鱼头标点完了烟,对飞机的背影喊道:“你没死成的话!回香港的时候去任庆茶楼找我!”

说完就转过身走开了,一面笑一面自言自语:“反正我是不会死的。”

飞机想,他想死的确实是没死成,活着回来了,当了逃兵。死的是老黑,老黑什么都没留下,只留下一封信。

茶楼还没开门,飞机就蹲茶楼在门口等。结果鱼头标从外面回来了,一身酒气。

他没认出飞机,自顾自地掏钥匙开门。飞机看见头顶有一盏灯,虫子围着灯打转,有一只掉到鱼头标的头发里。其实整个香港没有黑夜,都是灯,冷光的灯,飞蛾都无火可扑。

鱼头标问:“这么晚饮茶啊?”

飞机说:“天要亮了。”

鱼头标说:“香港天什么时候亮过。那是你在部队里呆久了,你连长告诉你的。”

他拖长了音调:“告诉你这个时间就是天亮的时间,要起来送死。”

飞机心想,原来是认出了。

鱼头标进了屋,往椅子上一倒,鼾声立起。他的脑袋伴随着死去的虫子和上世纪手机钥匙一起扔在桌上。飞机从桌上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嘟声响了四下后,那头劈头盖脸地胡乱骂了一通。

“我手气正好你一通电话把我搅糊了啊!”

飞机没出声,那头纷纷扰扰地,都是人声,伴随着洗牌的声音。

那头顿了顿说:“你不是鱼头标。”

飞机说:“大D,我要杀阿乐。”

大D从赌桌上起身,顺了块饼干叼在嘴里:“好啊,那明天一早你来码头见我。”




飞机到理发店的时候阿鬼正在低头收拾餐具,带着那副几乎与眼睛一体的墨镜。

飞机与他打招呼:“鬼哥。”

阿鬼咳嗽了一声,说:“你的手,去修了吗?”

飞机说:“没,日本技术太贵了,我支付不起。”

阿鬼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飞机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才听见阿鬼几不可闻的声音:“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份适合你的工作啊。”

飞机脚下一顿。



阿来正在手忙脚乱地捣鼓一台食物机。飞机进屋的时候阿来刚把食物机摔在地上,并踢了两脚解气。

阿来回头看见飞机,有些惊讶,又皱着眉踢开食物机。

飞机把任庆楼的糕点放在桌上:“来哥,我出去买早点了。”

阿来摆了摆手:“我吃过了。怕你没吃,我还以为你在睡觉。”

飞机坐下来打开糕点。


阿来在他旁边坐下来,努了努下巴:“那个。老黑以前也和我说过你的手。”


飞机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他。


阿来似乎觉得难以开口:“鬼佬和我说了,你的右手是他亲自弄残的。”


飞机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以前的事了。是我在部队里犯了错。”

阿来向后倒,挂在椅背上,耸了耸肩说:“鬼佬现在就个发福的废老头了,你报仇很容易的。”

又说:“我可以帮你找黑市医生,可能有用。”

飞机头也没抬:“大哥以前帮我找过的,都说拖太久了,说没用。除非整个神经系统换了。”

阿来说:“我可以拜托人帮你去洪氏问。”

他边说边起身披上外衣:“我去上工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说:“你、你找不到工作也可以去我那帮忙。”

飞机笑着说:“算啦,来哥,我帮不上忙的。”

阿来点点头:“那你休息几天啦。”


Tbc.


……阿来的职业:av导演(@靓坤)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