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文昊][秦枫/秦风]烦躁1

《浮沉谜事》秦枫x《唐人街探案》秦风
秦风人设ooc几乎原创,后者进前者电影里。开头有点短。



/


烦躁——

大雨冲刷着武汉。

秦风打开出租车车门,跟雨水撞了个满怀。他拉开书包拉链,手忙脚乱地从里面找伞的时候,童明松举着伞跑了过来。

男孩抱着一堆东西边往伞里钻边鞠躬:“谢谢谢谢。”

童明松笑:“谢什么啊,去警局?”

秦风说:“您知道怎,怎么走吗?”

童明松说:“跟我来吧。”

两人绕过一条小路,路上一片泥泞。童明松说:“武汉吧哪都好,就是雨水多。”

走进警局,秦风忙鞠躬:“谢,谢谢大叔。”

他书包拉链仍开着,这一鞠躬,里面哗啦啦掉出一大堆东西。他一惊,赶紧蹲下身来捡。

童明松笑了:“你就是小秦吧?”

秦风说:“对,您是?”

童明松伸出手:“你好,我叫童明松。”


秦风想站起来伸手去握,结果书包里又散落了一堆东西。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原来您就是童警官,以后我就跟着您了。”

童明松弯下腰帮他捡东西,都是警校里的书,还有一些洗漱用品和文具。

童明松调侃:“你来寄宿学校的啊?”

秦风拉好书包拉链站起来,说:“没,没,我家不在武汉,我住,住朋友家里。”

童明松正准备说话,外面冒着雨急匆匆进来一人。穿着黑色雨衣,头发剃得短短的,一进门就拉住童明松说:“明松你跟我去一趟,案子我有别的发现……”

童明松打断他,示意旁边还有人。

秦风急急忙忙伸出手说:“您,您好,我叫秦风。”

男人看着他一愣,笑了,转头对童明松说:“你找的这小孩有意思啊。”

童明松用力拍了下他的背。


男人笑着伸手拍了拍秦风手背:“我叫秦枫,枫树的枫。幸会幸会。”


他说:“你们童警官我借去用一下。”说完就拉着童明松走了,童明松走前拍了拍秦风肩膀,示意自己很快回来,让秦风一个人熟悉熟悉环境。


秦风坐在茶水间看书,屁股还没座热乎就被人一把拉了起来。他定晴一看,是秦枫。

秦枫揽住他的肩膀说:“我想重现一下犯案现场,你们童长官太矮了,我借你用一下。”还没等他回应,就揽着他出门了。


那是秦风到武汉的第一天,以烦躁开始,以昏沉的感冒结束。

那个名字读音与他一样的男人,在被大雨浸淫的荒野的山顶上,从后面用胳膊掐住他的脖子往后拖,那种烦躁就达到了高潮。


即使童明松在一旁甚至不惜自己淋湿也替他俩打着伞,但大雨还是遮住了秦风的视线,他的鞋后跟在潮湿的土地上划出一道弧线。他觉得热,心跳飞快,男人掐得不紧,是靠着另外一只手揽住他的腰向后拉。但他仍旧烦躁得几乎窒息死亡。


那天他回去之后便一睡不起,在昏沉中烦躁地翻着身子。


后来的秦风记不起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他记得在山顶上这种烦躁不安的感觉,几乎充斥了他后来的整个实习期,成为一切的开端。


Tbc.

评论 ( 9 )
热度 ( 98 )
  1. 姜不闹阿鬼理发店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