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流氓,文盲和痞子。

[文昊][秦枫/秦风]烦躁3

查看图片

↑秦风之外的三个角色从上到下分别是:《浮城谜事》秦枫(朱亚文)、《浮城谜事》童明松(祖峰)、《春风沉醉的夜晚》罗海涛(陈思诚)。都是娄烨的电影,秦风人设ooc几乎原创,不是小侦探。


/


两人穿好衣服,秦枫找出了自己的一件黑色羽绒服给他裹上。


秦风下了车,裹着羽绒服靠在车门上安静地听着男人远远地站在一旁打电话。


他听见秦枫对那头说:“车子还要再修一会,明早我再给你开过去……你,你那徒弟,我帮你送回家了。”


挂了电话,他把双手插进口袋里,缩着脖子走过来。他似乎仍觉得别扭,穿着衣服反而不敢接近他,只晃了晃肩膀说:“走,请你吃饭。”


附近夜市大排档仍旧喧闹,秦枫点了烤串、炒螺丝和炒面,又拿了两瓶啤酒。


秦枫准备给他倒酒,他用手按住酒杯摇了摇头,说:“我,我不想喝。”


秦枫没有勉强他,点了点头,自顾自地对着瓶口喝上了。


秦风缩在羽绒服里,安静地低着头吃,几乎要把脑袋埋进碗里。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秦风把酒杯慢慢地推了过去,眨了眨眼睛,低声说:“帮,帮我倒一点。”

秦枫笑了,对老板喊道:“再来两瓶啤酒!”

他又低声问秦风:“今晚太晚了……就别回去了吧?”

秦风把脑袋从碗里抬起来看他。

似乎受到了惊吓,打了个响嗝,又赶紧把自己埋进衣领里,点了点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他再次脱光了男孩的衣服。




第二天早上秦枫打了个电话给童明松。

吞吞吐吐了半天也到底也没讲什么。

童明松猜到七分,说:“我劝过你的。”

秦枫看着手里地烟出神,说:“我知道。”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秦枫听见那头笑了笑,说:“行了行了,今天让他好好休息,车子你改天再给我送来。”

回房间的时候秦风已经醒了,窸窸窣窣地爬起来找衣服。

秦枫走过去说:“再睡会儿,我向你师父请了假。”

秦风一愣,脸红了一层,缩进了被子里。

秦枫见他这样,问他:“你在意他怎么看吗?”

秦风摇了摇头说:“师,师父疼我。”

又望着秦枫说:“可我醒,醒了,就,就睡不着了。”

秦枫撩开他的刘海,俯下身亲吻他的额头,说:“那你躺在这里陪我聊聊天。”

但俩人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于是秦枫问他:“你住同学那儿还方便吗?“

秦风说:“还,还行吧。就是,他会带,带女朋友回家,他怪不方便的。”

秦枫说:“我换张床,你住我这儿来吧。”

秦风瞪大眼睛看他。

秦枫又重复了一遍,言语恳切坚定:“你住我这儿来吧。”




秦风没有忘记他不过是来实习的,实习期一到他就要走,并且此行目的并不单纯。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他真的搬进了秦枫家里,秦枫换了一张双人床并顺便给他安了一张书桌。秦枫心虽然大,但也不至于大到无边无际,他很少再回警所找童明松谈案子,偶尔晚上来接秦风回家,也只把车远远地泊在街边。


秦风有次和他说:“我,我不在意的。”

秦枫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警所人多眼杂的,我怕影响到你的实习成绩。”

又说:“而且我也不是非要……非要去管那些案子。”

秦风没再说话,他口中说不在意是假的,他总想起秦枫那晚轻车熟路地从抽屉里摸出那瓶润肤甘油,以及过咸的鸡汤,还有些其他的什么。

童明松确实宠他,小区域的小警所,大大小小的破事都要管,包括扫黄。那天童明松带几个人潜进一家酒吧,让秦风去厕所那边盯着,结果刚走进去,就被一个醉醺醺的男人拖进隔间。

秦风用手肘击打他的脑袋,挣脱开来,男人醉醺醺地就胡乱往外跑,这时候童明松正过来,看了秦风一眼立马转身去追。

秦风跟着跑过去,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童明松从楼梯一侧跳下去扑住了男人,割破了手。


男人叫罗海涛,是个私人侦探,既不是藏毒也不是涉黄,不过是失恋了来卖醉。结果他们这么一闹,该跑的早已跑光了,白跑一趟。


秦风回到警所的时候向大家道歉。


童明松包着手,说:“嘿,这算什么事啊?没事。他就算只是欺负你,也得抓到他来审审。”


罗海涛在警所待到酒醒,跑过来跟秦风道歉,被童明松赶出去了。


今天结束得比预期早,秦枫还在厂里没完工,童明松就骑着自己的摩托车送他到秦枫楼下。


秦风上了楼,从窗户里往下看。


童明松还没有走。


他看见他在楼下抽完了一支烟,才扬长而去。



Tbc.

我本来是真的只想开个车的……简直要写成all

大家可以在评论里讨论讨论剧情呀(如果有的话

评论 ( 11 )
热度 ( 70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