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他坐在破落空旷的庭院那破落的窗边,西垂的太阳悬挂在地平线之上,以一种似乎永恒的姿态,漫射着金黄色的光辉,镀在他身上。


他像是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像是他本来就该有的,一直有的样子——在我还未认识他之前开始,在我生前,在我死后。


他是个贼啊,是个狡猾的魔术师。他偷了这黄昏这所有光芒将消殆的一刻,并把它拉长了,漫延漫延,漫延无尽,长到我一眨眼,就是这一辈子,这一世纪。

评论 ( 1 )
热度 ( 35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