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鬼来】一场事先张扬的谋杀

ooc恶搞 xjb写 草草收尾 自己都不忍心再看了

讲了一个阿来被阿鬼睡了于是气到想杀阿鬼但是其实舍不得阿鬼死所以到处说我要杀阿鬼最后也没杀结果还是被阿鬼搞了的极度无聊的故事和极度无聊的阿来。


/



1

阿鬼中枪死在了码头。

大家都知道是阿来杀死了阿鬼。



2

阿来想杀阿鬼,阿Mike认为自己最早意识到这件事的人。

五人合作保护文哥之后,他一直跟着阿来做事,一面替文哥南哥盯着阿来在佐敦道一片新起的势力。

某天闷热的午后,阿来在他家楼下打电话把他叫出来。

阿Mike一坐上车,阿来递给他一支烟,道:“阿信死了之后,我身边没有什么可以信任的小弟了。”

说完从烟盒里磕出一支烟来,叼在嘴上。

阿Mike立马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天在餐馆的夜晚,他听出了阿鬼枪口下空包弹的声音。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文哥南哥。本以为事情平息之后阿鬼就会把自己并没有杀阿信的真相告诉阿来,但现在看起来,阿鬼什么也没有说。

但阿Mike也不打算现在告诉阿来。阿来以这样的话作为开场白,估计是想和他商量什么重要的事。

果然阿来说:“你跟了我三个月了,我们又是出生入死过来的……你跟着我做得很好。”说着他皱了皱眉头,似乎说出一句夸赞有多么难为情。

阿Mike立马说:“来哥吩咐的事,应该的。”

阿来便没再说话,咬着烟发动车子走了。

走到半路上他突然漫不经心地说:“我想弄死阿鬼。”

顿了顿又说:“后悔那天没有开枪打死阿鬼。”

阿Mike一愣,捏着烟的手抖了一下,问:“还是因为阿信?”

红灯亮起,车子停在路口,阿来偏过头看他,神情意味不明:“没,我就气话随便说说。”

红灯转绿,车子驶过路口,阿来又气哄哄说:“最近有货啊,本来想到时候叫阿鬼阿肥他们一起出来搞这批货。可死鬼佬不是很喜欢剪他的头发吗?剪一次头十块钱,多赚啊!”

阿Mike不知道阿来哪里来的怒火。

想来还是因为以为阿鬼对阿信下了手。

于是对阿来说:“鬼哥没杀信仔。”

阿来突然靠路边刹车,扭过头瞪着眼睛盯着阿Mike。

阿Mike掐着烟,解释道:“那天我听出来了,是空包弹。鬼哥瞒着大家做的。”

他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鬼哥没杀信仔啊,来哥。”



3

阿来筹划杀阿鬼,阿肥认为自己是最早知道这件事的人。

那天阿来专门掐着饭店来俱乐部找他,提着外卖和花生。

阿来先问他:“你跟鬼佬认识多久了?”

阿肥剥着花生想了想,才意识到阿来说的是阿鬼。

“跟阿鬼认识很久啦。”他掰开一双筷子,漫不经心地说,“鬼见愁嘛,当年在尖沙咀多有威风啊。”

吞了口面,拿筷子敲着碗咂了咂嘴说:“结果还是搞起他那破理发店啦。”

阿来也没说话,盯着阿肥呷完了面汤,才说:“阿肥,帮我忙,给我弄把枪。”

阿肥想也没想说:“好啊。”头还埋在碗里。

阿来走了,顺便带走吃完的垃圾。走了之后阿肥才突然想起来,阿来找他要枪之前为什么要问他阿鬼?

他觉得不对劲,又想起三个月前阿鬼办了阿信。立马给阿鬼打了个电话。



4

阿来想杀自己,阿鬼表示自己在阿Mike和阿肥找他之前他就知道了。

并且说,如果阿来真想在借着他去码头拿货那天杀他,他也听命。

阿Mike和阿肥都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俩到底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恩恩怨怨。不过最后阿鬼还是答应说穿着防弹衣去码头。



5

这件事情其实要从五人完成了保护文哥的任务,阿信离开,他们各自重新过自己的生活开始说起。


阿鬼照旧经营着他的理发店。

生意依然惨淡,门庭清冷。

直到阿来盘下了理发店正对面的门面。

他把这儿开成了俱乐部,整条街都热闹起来。

除了来往的人,时常还有便装的阿sir借着剃头盯梢,以免事端。阿来自己反倒一点都不上心,喝醉了酒就往阿鬼的理发店钻,摇摇晃晃地窝进角落的皮沙发里打盹。俨然把阿鬼这当做自己家。

直到某一晚喝过了头。

https://shimo.im/docs/rrlL5pNQq1kITZxS


第二天清晨阿来提了裤子从阿鬼理发店后门溜出来的时候,他就计划着怎么悄摸声息地这鬼见愁给办了。

于是他先找了阿Mike,又找了阿肥。

阿Mike以为他想为阿信报仇,他确实为阿信气了阿鬼一个月。但他也知道,阿鬼没有选择,放过阿信他自己和阿鬼都要完。

但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枪里是空包弹。

还是从阿Mike的口中,阿来心情复杂。

于是他又去阿肥。

从阿肥那走之后他明白过来,杀一个人对他来说容易,但杀鬼见愁不容易。自从阿信走了之后,身边没了值得信任的小弟,阿肥和阿Mike又是一起出生入死保护文哥的兄弟,不说清楚原因自然不会帮他,而死鬼佬的人脉比他想象的广。

阿来一筹莫展。

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想了一夜,想起阿鬼替他杀了老鼠,保住他地盘的事。又想起了五个人在饭店里具备庆祝。还想起在饭店里,他把开枪向阿鬼背后的花瓶,瓷片碎屑蹦得满地都是。


想着想着,好像气也消了,心想算了,不就是被睡了吗,下次有机会睡回去吧。



6

阿鬼中枪死在了码头。

其实阿鬼死没死成阿Mike和阿肥在一个星期之后才知道。

而当天清晨从警察那儿得到的消息是:码头上交易出现争执,那边有人开了枪,阿鬼没穿防弹衣,当场毙命,被扔进了海里。

阿Mike和阿肥觉得是阿来杀的,伪装成码头争执。心想,来哥果然还是心狠手辣。但是又细想,阿来故意找他俩,张扬这场谋杀,不就是为了让他俩告诉阿鬼防着吗?就像当时阿鬼来找阿肥,借他的手机打电话给阿信一样。也只能怪阿鬼自己,还是忘记穿防弹衣了。

可他们不明白,鬼见愁这么心思精细的人,怎么会疏忽?



7

阿鬼没死成这件事情,阿来当晚就知道了。

这晚阿来惊醒的时候,阿鬼满身是血地站在他床边,全身湿漉漉地还在滴着水。

阿来从床上弹跳起来,阿鬼就直直倒了下去,倒在阿来怀里,像一袋重物一样在他怀里下坠,很沉很沉,好似千斤重。

阿鬼的脑袋抵在阿来的颈窝里,动了动,头发蹭得阿来有些痒。但他只能僵在那里,手足无措地拍了拍阿鬼的脑袋。

阿鬼声音低沉沙哑,迷迷糊糊地说:“跑过来死在你手里啊。”

阿来没听清,说:“什么?”

阿鬼就抬起头来吻他,满嘴的腥味,血和海的味道。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46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