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流氓,文盲和痞子。

佳木斯爱情故事 1

【五岁与三个爸爸】


张秋一刚把夜宵摊支起来,就听着半条街外鱼宝儿喊他:“蚯——蚓——叔——叔——”


五岁娃子奶声奶气地,嗓门倒不小。


张秋一回头去看,鱼宝儿正被邢晓冬一颠一颠地扛在一侧肩头上,两人笑作一团。张秋一朝他们挥手,邢晓冬便举着鱼宝儿向他一路小跑过去,满脸堆着笑。


邢晓冬一手还揽着鱼宝儿,一手去整理张秋一额前的头发,道:“你这刘海又长了,哪天在家里帮你剪剪。”


张秋一歪着脑袋,笑眯眯地问:“哪天?”


邢晓冬凑近他,轻轻捏了捏他的耳垂,说:“你这不晚上忙,白天又呼呼大睡吗?哪天你休息就是哪天。”


张秋一不理他,一伸手把鱼宝儿接过来,逗他:“刀小鱼!叫爸爸,叫爸爸给你做好吃的。”


鱼宝儿拽着张秋一的头发,只顾咯咯地傻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张秋一又问邢晓冬:“今天怎么把这小祖宗给带来了?”


邢晓冬说:“嘿,这不刀龙跑外地,把鱼宝儿放我这里几天。”


张秋一没说话,抱着鱼宝儿往里走。鱼宝儿脑袋搁在他肩上,压低声音摇头晃脑地朝着邢晓冬说:“舅舅!蚯蚓叔叔刚刚小声说,本来打算明晚就休息的。”


邢晓冬凑到张秋一背后,笑:“想了?要不明天把鱼宝儿送到婶那儿去。”


张秋一红了耳朵,回头踹他一脚:“想你个犊子。滚开,别带坏我儿子。”


又晃着鱼宝儿逗乐:“明晚休息就休息,后天带鱼宝儿去市里的游乐场?好不好?”



这一年刀小鱼五岁。


记忆刚刚形成,于是他后来总是记得很清楚。


在这一年,爸妈离了婚,老妈坐着火车走了,老爸抱着他说:“鱼宝儿鱼宝儿,以后咱爷俩相依为命咯。”


在这一年的这一天,他第一次参观了市区游乐场,说是参观,因为游乐场停电了,他们一个项目也没玩。


在这一年的这一天的这一晚,他住在舅舅邢晓冬家里,第一次学会了独自一人在漆黑的小屋里睡觉。


长大后后他回味,道:“五岁是我成长最快的一年。”


他老爸刀龙的评价是俩字:“狗屁。”


就像他形容自己的四十几年人生。


然后又加一句:“他妈的死基佬。”


就像他形容。


算了。


刀小鱼在心里闭了嘴。



舅舅邢晓冬和老爸的哥们张秋一曾经是战友。


张秋一先退的伍,退伍后回了佳木斯老家,在老街街头摆起了夜宵摊。


舅舅后退的伍,退伍的原因是伤了腿,在河南老家养了两年,就坐着火车一路来到佳木斯。


他就在老街的结尾租了个铺子,修修补补,倒卖起了自行车。


东北天寒的日子居多,没人愿意总骑车享受寒风刺骨。所以这生意并不好做,何况是个一到下雨天腿就发疼的半瘸子。


但邢晓冬从没想过走。


后来一年春天,邢晓冬的姐姐来佳木斯劝他回家。


人来了,反倒留下了,可留了六年又跟人走了。


来佳木斯的时候什么也没带,走的时候只留下一这么个五岁的刀小鱼。


但刀小鱼就有了三个爸爸。


Tbc.

这算家庭情景喜剧的开头介绍8

*后面涉及袁高衍生和鱼受向*


评论 ( 15 )
热度 ( 34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