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佳木斯爱情故事 5

太无聊了。


【貂皮大亨与不成文约定】


刀龙叉着腰,挑了挑眉说:“真的啊?”


虽然他并不想再见到宗扬。


但他不是那种会跟钱对着干的人。


宗扬先是愣了愣,不知道他指的哪句。只好眨了眨眼,认真地说:“当然。”


刀龙说:“那你等等。”说着转身就去开门。


刀小鱼还扒着门缝偷看,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这一开门,差点扑倒在地上。


刀龙对着他脑袋就是一下,说:“窝在这里整啥子,滚回屋做你作业去。”


宗扬以为刀龙这算是对他敞开大门了,正想跟进去。


结果刀龙又嘭地一下把门给关上了。


宗扬一个人盯着门发呆。


等了好一会儿,门开了。刀龙侧着身子说:“进来吧。”


宗扬跟着刀龙进了屋,客厅小得一览无遗。沙发角上推着衣服,一看就是刚刚一股脑往角落里塞的。


刀龙说:“别客气啊,你就自个儿捡着空坐吧。”


宗扬低头看见沙发前的矮茶几上摆了几张字据和一个计算器。


他说:“我好久没进来过了,你这儿变了不少。”


刀龙从鼻子里发出一点声音作为回应。


宗扬在沙发中央坐下来。


刀龙就一屁股坐在茶几另一面的小板凳上,低头把那几张皱皱巴巴的字据一字排开。嘴里念念叨叨:“宗老板别嫌弃我这屋小,就五十多个平方,您就挤一挤。”


宗扬四处张望了一下,问:“嫂子不在家?”


刀龙翻了个白眼,笑了:“哪来的你嫂子?单身汉一个。”


宗扬握着膝盖不说话了。


刀龙说:“咱说正事啊,这些都是以前你给我写的欠条,上面说利息由我定。那我现在定,就按年利率四分算吧,嘿嘿,这可是十八年……”


宗扬笑得谄媚:“刀老板这是放高利贷呢?”


“我本来就一放高利贷的,宗老板还不清楚?”刀龙拿过一旁的计算器,头也没抬,声音不大,“是你自己要找上门的。”


计算器被他按得啪啪地响。


宗扬突然抓住他的手。


客厅里静了一会儿。


刀小鱼那屋发出一点翻箱倒柜找漫画书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刀龙愣了愣,把手抽了出来。


他笑眯眯地抬起头来说:“宗老板时隔十八年又回我们这小破地方来,肯定发了吧?怎么?还不起这一点钱?”


宗扬收回手,说:“刀龙,我想慢慢还。”


刀龙笑着说:“慢慢还可就是继续利滚利,再过一年就再翻一倍了。”


宗扬挤着眼说:“我这是怕一次性还完,就彻底和你断了关系了。”


他把一张卡放在茶几上,推过去说:“这是第一年的。”


刀龙念白一样地哈哈大笑,把卡和字据都收了起来,说:“不愧是宗老板,爽快。”


他站起身送客:“我家寒碜,就不留宗老板吃饭了。”


出了门,宗扬说:“我现在和这边来回谈点服装生意,就在东郊机场那块。”


刀龙颔首,语气随意:“哦,那看来后会有期了。”


一关上门,刀小鱼就从屋里探出个脑袋来。


他笑嘻嘻地问:“老刀老刀,我们去看卡里多少钱吧?”


刀龙作势又要敲他。


“我做作业!我做作业。”小鱼赶紧把脑袋又缩了回去,迅速关上门。


过了一会儿,老刀又来敲他的门。


闷声闷气地:“那啥,小鱼,别做作业了,老爸心情不好,陪老爸下楼走走透透气呗?




过了几天,成绩下来了。


经过几次考试,刀小鱼还是没有考上任何一所高中。


最后只考上了个中专。


老刀给他挑了个财务金融专业,吹嘘自己年轻的时候风风火火,叱咤佳木斯商界,儿子当然不会比他差多少。


两年很快就过去了。


外公的病挺过来了,但舅舅被家里人扣留下了。


于是张秋一卖了房子和摊子,收拾了东西就往河南去。


他还是那句话:“我说了,大不了就我去找他。”


又说:“我也总得有一次,从北到南,去见他。”


之前秦皇岛每个月都会来信,后来就杳无音讯。


刀小鱼从本子里找到他电话,窝在沙发里往他那儿打,结果次次都是关机。


张秋一有时候会打来电话,他留在河南的一家小餐馆里。离邢晓冬家很近,老夫老夫了十多年,结果两人见面的时候却像做贼。


刀小鱼偶尔会思念他们,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惆怅失眠。


但这种惆怅是短暂的。


因为他还不算寂寞。


除了自己的一堆兄弟哥们,这一两年里,宗扬也常常往刀龙家跑。


宗扬说的服装生意就是倒卖貂皮,从北京到佳木斯,他时常两地来回飞。


佳木斯东郊机场里一大片店面都被他包了。


并且每年过冬他都给刀龙家里塞好几件。


刀龙嫌貂皮老土,俗气,宗扬给他塞几件他就往邻居大妈大爷手里塞几件。


刀小鱼起初私里管宗扬叫貂皮大亨。


那时候宗扬偏偏挑刀龙不在家的时候来,刀小鱼见到他就等同见到一双双阿迪达斯球鞋,次次屁颠屁颠地给他端茶倒水。


后来宗扬有空就载他出去兜风,到市区体育馆的大篮球场上打球。


两个人一拍即合,开始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宗扬管他喊刀大哥。


刀小鱼管他喊宗小弟。


打完球宗扬请他吃肯德基,拐弯抹角地打听:“最近学习还好吧?”


刀小鱼啃了口鸡腿,拍了拍宗扬肩膀,比划地说:“我开始学巴西柔术了!有空给你露两手!”


宗扬噢噢了两声,又问:“刀大哥以后有什么打算?”


刀小鱼吸了口可乐,昂了昂下巴:“我准备参加明年的全国柔术大赛!”


宗扬终于拐到那人上:“你家老刀同意啊?”


刀小鱼傻兮兮地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看在兄弟份上!别告诉老刀!”


宗扬挤了挤眼睛,说:“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刀小鱼朝他勾了勾手指,得瑟道:“我到老刀面前多说你几句好话,让你早点把债还清。”


宗扬伸出一只手:“大哥!咱们拍手约定!”


刀龙在千里之外的货车上打了个喷嚏。



Tbc.



宗扬和刀龙都只是借一个角色名字,与《桃花运》《末路天堂》里人设无关。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