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佳木斯爱情故事 6

有姑娘催就还是厚着脸皮继续写了

实在是又短又无聊TTATT啊,作家回来了。


【驻唱歌手与广告牌模特】


刀龙曾说他的祖父母是在佳木斯剧院里说唱评书的。


他其实很少谈起父母和童年的事。只在有次喝醉了酒,说起那时放了学就跑去剧院找祖父,躲在后台幕后的角落里听三侠五义和隋唐英雄。


然后他拿着筷子装模作样地说唱了两段。


宗扬捧他:“刀老板嗓子可真好,不减当年风采。”


刀小鱼在一旁作呕。


结果刀龙顺手拍了拍他说:“家族遗传的,小鱼像我,就比我差一点。”



刀龙开心的时候会在宗扬来还钱时留他吃饭。


这一年刀小鱼刚中专毕业,并没有立马找到工作,而是每天在柔道馆里挥洒汗水。于是某天刀龙风风火火闯进柔道馆,把他从里面提溜出来。


刀小鱼甩开他:“老刀,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哇?”


刀龙说:“瞅你这一天天游手好闲的,你不是最喜欢秀吗?我给你找了个让你可劲儿秀的工作。”


刀小鱼嘿嘿一笑:“干啥呢?”


刀龙睨他:“有个酒吧招聘驻唱歌手,晚上也不耽误你练柔道,你这不是爱唱爱跳老在行了吗?”


刀小鱼屁颠屁颠跟着后面问:“哪里的酒吧?”


刀龙含含糊糊地说:“三条街外那个。”


刀小鱼一愣,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三条街外那个?老宗盘下来那个老年人蹦迪厅哇?嘿!感情您老是把我卖了!”


刀龙一皱眉,骂骂咧咧:“你你你给我站起来,啥老年人蹦迪厅,我过去在那唱得可受欢迎了你是不知道。“


刀小鱼抱着膝盖没理他。


刀龙瞪他一眼:“行,你自个儿不找着活干,我是不养你了。”


说着转身就走,刀小鱼想了想站起来小跑过去跟上,窝在后面撒娇:“老刀,我试一下,试一个星期,您老给我在柔道馆再报个进阶班呗?”



一个星期没到,宗扬打了个电话给刀龙,说:“我给小鱼找了个别的工作,待遇更好。”


刀龙生气了:“咋啦?我儿子唱得不好?”


宗扬连忙说:“没没没,前两天你不是去听了小鱼唱了《红豆》吗,那唱得,底下的老太太都抹泪。”


刀龙得瑟:“那也不看谁遗传的。”


那头扭扭捏捏地:“可不是嘛,我们家小鱼唱歌遗传得可好了。就是你看啊,这个舞厅吧,不比当时了,当时都是年轻人玩的地方,现在都老大爷老大妈跳跳广场舞,小鱼在这儿跳得也不开心不畅快,是吧。”


刀龙想了想,问:“那,那你给他找了个什么工作?”


宗扬松了口气。


他立马说:“你看,我们这佳木斯机场快整修好了,我这不是包了机场里那几家店面卖我那点貂皮嘛,跟他们机场那些人也熟了。不如把小鱼介绍去当保安呗,你看他柔道打得多好哇。”


刀龙翻了白眼:“保安,风风火火的,不安全,不体面。”


宗扬噎住,心想,原来给舞厅驻唱挺体面的。


刀龙接着说:“至少当个什么空少吧,冲上云霄什么的。”


宗扬说:“这不是老早也想考这个专业来着吗,我们小鱼太高了,他们说走过机舱门都要撞着头。”


刀龙说:“你不是跟机场的人熟吗?通融通融呗,弯着腰过门不就得了。”


宗扬还没开口接话,他又说:“行了行了,我开车了啊,就这么定了,以后咱小鱼就托宗老板照顾了。”



三个月之后,秦皇岛坐上从南京到佳木斯的飞机。


他从椅背上抽出佳木斯机场宣传单。


上面刀小鱼穿着空少服,举着一个飞机模型,旁边站着两相同服饰的姑娘。他在画册上笑得一脸阳光灿烂,两个小虎牙明晃晃的亮着。


有人从后面推小车过来。


“先生,您看我这画册上帅吗?”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6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