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邢张】逃西东 楔子

*张西生设定一半来自张译广播剧《太平洋大逃杀》
我就先起个头。


/

货船在夜里靠的香港。眼前泼了油漆似的黑,一点月光也没有。


张西生出了船舱,见岸上有一道光,他提着包顺着光去。香港潮热的空气滚着皮肤,他低头理了理衣摆,把沾了血渍洗不干净的那一角塞进裤子里。

光源来自手电筒,接船的人脸陷在阴影里,面目模糊。那人声音连也都是模糊的:“刀龙的朋友?”

张西生张了张嘴想发声,却发觉自己在船上太久没活人说话,声音发哑。

他便只点了点头。

那人扫了他一眼,说:“走吧。”

张西生跟上他,盯着他的后脑勺。手电筒的光在脏污的小道里闪烁晃荡着,远处有狗吠和车子碾压过路面的声音。

那人头没回地问他:“钱呢?”

张西生说:“都在,我会按说好的给。”


邢东在回警所的路上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一艘巨大的渔船,行驶于太平洋的波涛汹涌之中。海上的日光灼得吓人,像锥子一样刺入眼睛。

邢蓓站在甲板上朝他挥手,嘴巴一张一合。

海鸥在头顶盘旋,叫得撕心裂肺,以至于他听不见邢蓓在说什么。他眯着眼摇摇晃晃地向她走过去。

就在这时女孩转过身,纵身一跃跳入海中。

太平洋哑声凝望。

邢东在副驾驶上惊醒,额头上密密麻麻一层冷汗。

阿奇见他醒了,说:“东哥,累坏了吧?”

邢东夹着眼睛摇摇脑袋。

阿奇说:“刚你突然跳进水里把我们都吓坏了,现在不会感冒了吧?”

邢东撑起身子坐起来,摸出一根烟点上:“没事,这点凉我撑得住,你专心开车就是。”

他隔着车窗看向外面。

码头货船发出嘶哑的低吼。

一角巷口手电筒的光明暗躲闪,他猜是深夜有流浪汉在巷口垃圾堆里拾捡废品。

海风不知道从哪条缝隙漏进来,灌进车内,携卷来混杂的腥味,邢东一时分不出鱼腥还是血腥。

因为他太累了,他又睡着了。梦里空无而漫长。


评论 ( 12 )
热度 ( 20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