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存一下

说在前面

想做这样一个故事,谈及:同志在原生家庭里与父辈的关系,对原生家庭和父权桎梏的逃脱,以及中国传统故事里的弑父情结。
弑父情结想法来源于《喜宴》,在美国的同志儿子的父亲因为得了危病而利用孝心催促儿子结婚生子,儿子的美国爱人决定让他假装结婚,对象是他俩一个需要绿卡的女性朋友兼房客。父母赶来参加婚礼,镜头拍做了一些父亲睡着的样子,好像死亡。我看到有人说这是中国传统里一部分的弑父情结,子女很爱父亲也知道父亲很爱自己,可是父亲的存在客观上让自己的生活不得安宁,内心期望能够平静地得到终结,不必背负封建传统的压抑。以及“父母皆祸害”小组。其他灵感来源有,讲诉原生家庭和lgbt的《日常对话》(我觉得反过来父母辈为lgbt群体的也是我想尝试)和白先勇描写同志群体父与子关系的《孽子》。

故事大纲

叙述的角度是侧面的,这个原生家庭的组成是父母、大儿子与小儿子,主要讲诉者为小儿子。承担同志身份的是大儿子,但他并不在故事里出现,而是在他失踪出走(疑似死亡)之后,这个家庭的状态和矛盾。母亲变得神经质,并且开始酗酒,作为退伍军人的父亲表面在外仍旧沉默严肃,但对小儿子的管束更加严格并且敏感,并且被寄予过高的期望。又因为无法排解的耻辱感,父亲会在母亲酗酒之后殴打母亲。大多数时候,这个被打破撕碎后的普通中国式家庭处于伪装的平静状态,没有人真正坐下来去谈。

人物:父亲、母亲、小儿子、小儿子的老师(兼大儿子以前的老师)、船上的医生、船员、乘客等。
环境:一艘从台湾到大陆看病的船上。由于天气原因,游轮驶错航线,被困在海上,一直到不了岸。
时间:现在往前推十年至二十年。(其实也无所谓)
起因:由于船一直到不了岸,天气又恶劣,父亲在船上突发。

经过:因为遇见恰巧在同一艘船上的老师,使得父亲的耻辱感加深,因为在床上的时间太久,这个外人看似恢复平静的家庭的内在问题也暴露了出来。过去不断被回忆,被提及,争吵越来越剧烈,父亲晕倒。儿子照顾父亲的时候,产生了拔掉呼吸机的想法,认为这样能让一切结束,父亲也不需要在永远被耻辱感折磨,由此发生内心的挣扎和幻想。

结果:儿子最终没有这样做,而父亲也从鬼门关回来,父与子进行了一次对话。船也到岸了,没人再提船上的事。直到分别的时候,老师告诉了父亲他一直知道大儿子在哪里,父亲在病床上突然泪流满面,举起双手(代表投降),或许进一步会成为容纳。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