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古辉][杀破狼/扫毒]渡(PWP)

角色拉郎,《杀破狼2》的洪文刚与《扫毒》的张子伟。极度ooc,戒毒play,一点都不激烈,还没有科学常识。

可配合mv食用。P3


______


       洪生来木屋看望张子伟的时候,是泰国的八月,临近夜晚时分。张子伟刚从草场上晚跑回来,上气不接下气,满脸通红,披着黄昏最后一层橘色的光和潮湿的水汽。

 

       热带的风裹挟着粘湿潮腻的气息从南面的山岗上吹来,张子伟穿着破旧的白色布衣,右侧还破了一大口子,被风掀起一片布料,松松垮垮地挂在肩上。

 

       他走进房间,看见那个男人就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双手叠交着撑住拐杖,一半的脸陷在阴影里。

 

       张子伟心里了然七八分,道:“洪生。”

 

       洪文刚不过四十出头,前段时间才换了弟弟的心,因为病得太久,面色暗沉,两侧灰白的头发几乎遮住半个额头,却仍能见出锋利俊朗的面部线条。

 

       他看了眼张子伟,挥了挥手,身旁保镖会意,便从另一侧的阴影里拐了出去。

 

       昏暗的光线踱着步从窗户里慢慢从房间里撤出,洪生声音低沉沙哑:“看来你恢复得很好。”

 

       张子伟仍喘着气,说:“你撤走了保镖,不怕我打伤你然后逃出去?”

 

       洪生昂起头看他,镜片反着窗外最后一点光,语气戏弄嘲讽:“你失踪了一年再回去,死而复生,是我救了你,没有人会再相信你的,阿sir。”

 

       最后的音节敲得极重,张子伟猛地一愣,睁着眼看向他。洪生面上带着一点笑,镜片下的眼睛却暗淡无光。

 

       张子伟张了张嘴,想问,你为什么要救我?尚未发出第一个音节,突然感到全身血液直涌上他的头顶,眼前一阵兵荒马乱,他腿脚一软,扒着床沿倒在了地上。

 

       犯瘾了。

 

       洪生把他从鳄鱼潭里捡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支零破碎得像被恶狗撕咬过的布偶,是洪生的医生把他缝补拼凑起来的。做手术的时候注入了大量的吗啡做镇定剂,手术之后仍有人每天给他注射两剂,早晚各一剂,他知道自己不能再依赖吗啡了,所以每晚靠运动使自己亢奋清醒,然而还是无济于事。

 

       张子伟在一片混沌中迷糊地想,他落在洪生手中,就是他的俘虏——这人想用毒品控制他,让他不得好死,来报复警察毁掉他的计划。

 

       洪生就这么等到他毒瘾越犯越重,直至他神志不清,才从椅子上站起来,拄着龙头手仗缓缓走到张子伟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张子伟眼神涣散,右手指甲掐进左胳膊的肉中,梗着脖子,浑身痉挛,发出受伤野兽一般的低吼声。

 

       他在幻象里看见自己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沿着湄公河溯流而上,回到了香港的老房子,踏上旋转的楼梯一直向上走,一直向上走。

 

       拐进走廊,马sir就坐在走廊的尽头,低头翻阅着手里的报纸,日光透过镂空的墙壁落在他的西装上,他听见声音,便抬起脸望向他。

 

       他问他:“子伟,如果给你机会让你再选一次,你后不后悔?”

 

       他又低下头,似自问自答般喃喃:“子伟,是我没得选择。”

 

       爆破声响起,阁楼灰飞烟灭,尘土遮盖天际,湍急的河流混着黄褐色的泥沙在他身下发出震耳的咆哮,张子伟感觉自己的身体像绑了千斤的重物向下坠,在一片苍白的虚无中一直向下,一直向下……

 

       他在虚无中伸出手。

 

       他攥住洪生的裤脚,像抓住悬崖边最后一根绳索,口中不停咕哝道:“帮帮我……帮帮我……”

 

       洪生蹲下来,伸手撩开他被汗水浸透的头发:“你想戒。”

 

       是肯定干脆的语气。

 

       他抬起手杖将张子伟右肩挂着的面布撩了起来,歪着头饶有兴致地欣赏他挣扎痛苦的模样,平淡缓慢地问:“你刚刚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救你?”

 

       他说着咳嗽地笑了一声,扔下手仗,一把揽住张子伟的腰将他往床上带。

 

       暗灰色的头发落在张子伟的眼睑上,洪生一只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的大拇指轻轻搓揉着张子伟耳背的软肉。

 

       “因为你需要我,而我想要你。”


       

         

end.

评论 ( 6 )
热度 ( 55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