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吨爱有多重。
无所谓啊,江湖再见。

[DKK]Gibson/Tommy

还是上上个月摸的两条鱼……就晾在那儿没写下去了((

我就这么发一发


[流浪到异乡的士兵x少年]


       那个夏天,汤米在道森山庄的柔软大床上反复做着同一个梦。

 

       他梦见吉布森架着老式猎枪藏在一片灌木丛中,专心地瞄准一头鹿。有时汤米会梦见自己就是那头鹿,听见枪上膛的声音,全身僵硬不敢动弹,有时他是吉布森的伙伴,挨着他趴在草地上,屏住呼吸,这时吉布森黑色的卷发总会挡住他的视线。

 

       但吉布森却从来没有在汤米的梦境里开枪。

 

       就像他从未开口说过话一样。

 

       汤米十七岁的夏天,彼得邀请亚历克斯和他去道森山庄度暑假,山庄的位置极好,不远处就可以看到海,他们可以开着老道森的车,只需两个小时就能到达海边。彼得还说,他们还有一艘渔船,叫月光石号,吉布森不出海捕鱼的时候,他们可以乘船游玩。

 

       那是汤米第一次听见吉布森的名字,道森家的渔夫,他想,或许是个五十岁的老头,皮肤被海上扎人的太阳晒得黝黑,手臂上都是斑驳的伤痕,阳光的痕迹。

 

       “他看起来不像英国人。”亚历克斯见到他的时候这样评价。

 

       汤米心想:“他像个画家,如果头发留得再长一点的话,可能是宫廷里的画师,来自意大利,法国,或者其他哪里。他可能乘船来到的英国。”


       ……


[战地医生x伤兵]


       临近秋天,战争在仍在进行着,但是汤米不用再上战场了。

 

       他的一条腿也流弹打中,背部也受了重创,被担架抬着送进了战地医院。

 

       给他取子弹的医生是个法国人——他和助理交流的时候,汤米听得出来那是法语——他有着和汤米一样的黑色卷发。

 

       当汤米从麻醉中清醒过来,他瞥见医生大褂胸口上绣着的名字。

 

       “吉布森。”他念了出来。然而声音过于虚弱,名字的主人没有听见。

 

       “你看起来才二十出头。”吉布森说,“你很勇敢。”

 

       他说英语的时候缓慢吞吐,显得耐心温柔,汤米隔着枕头似乎听见小河从病床下流淌而过的潺潺水声。

 

       “我希望我能活过二十五岁,医生。”汤米背部朝上,侧着脸看吉布森,努力做出一个微笑,“不过还好我这样就不用上战场了。”

 

       “战争快结束了。”吉布森替他掖好被子,“你也会挺过来的。”


       ……


不知道写哪个

评论
热度 ( 15 )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