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理发店

一流氓,文盲和痞子。

[红海行动][吃糖组/机枪组]第一百种告白方式

*吐便当系列
*军盲,以及我也不知道烟台有没有渔村。
*尬破天际

/


张天德同志出生在山东烟台。

有次风平浪静的晚上,队里组织在甲板上开座谈会,坐着小凳吹着海风聊家乡。

轮到张天德时,他站起来骄傲地说:“我家就在烟台海边一渔村里,从家出来走过一条街就能看见大海。”

他嘴巴笨,说了这么一句又不知道再该说什么。

周围开始稀稀疏疏地鼓掌,张天德挠挠头就坐下了。大家没觉得在海边长大有多么新鲜,毕竟天天呆着在这舰上,举头望天空,低头望大海,上下一片蓝,实在没什么可稀罕的。

可佟莉就觉得挺稀罕的。

回去的路上,她从后面拍了一下张天德说:“石头,下次带我去你家看看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啊。”

张天德抱着凳子走在旁边,突然想到诗里好像还有什么“有情人终成眷属”之类,耳朵红了一层。

佟莉用肩膀撞了撞他说:“干嘛不说话啊?舍不得啊?”

张天德说:“好,好啊。”

回去之后张天德一个人躺在床上,盯着枕头上被剪成心形的合照发呆。

过了一会儿,翻身从抽屉底层找出一个蓝色的袖珍小本。

写上——

第99条:把她带回家,在海边告诉她,蓝色的大海、金黄的沙滩、白色的海鸥是你的,穿着蓝白色军装的我,还有我金色的心,也是你的。

末尾还歪歪扭扭地画了一颗心。

他又看了眼,突然酸极了,赶紧合上本子,塞回一堆书中间。回头左右张望,确定大家都在专心做自己的事,才舒了一口气。

张天德同志,出于抗打抗练,顽固坚韧的缘故,队送外号:石头。

他喜欢这个名字,这使他想起由石头和沙砾砌成的海岸线,被海水扑打的礁石,还有小时候从花岗石堆积的崖壁上跳进海里追鱼。

至于这本蓝色的笔记本,是张天德同志在某一天,摸着心脏含着糖果确认隔壁屋那个头发不比他长多少,胳膊比他还粗的女兵,实际上比他嘴里的糖果还要甜,还要容易让人忘记伤痛。

于是他决定等想出一百种告白方式,准备充足之后再向她表露心迹。

苦思冥想出各种奇奇怪怪的方式。

甚至想过利用某种身高优势。

就是他从隔壁屋新来的顾顺那里学会的所谓壁咚——不过很明显的是,这种方式无疑是把下颏弱点暴露在敌方的铁拳面前。

还有类似于给她写纸条,用对话机传达暗讯,放假约她出来看电影。

然而每次机会摆在眼前他都没机会开口。

比如。

去赶任务的时候,一出门就差点把路过的佟莉撞到墙上。

石头赶紧伸手扶住她。

佟莉:“你怎么这么莽莽撞撞的?”

石头双手搭在她肩膀上,说:“对不起,对不起。”

在这个姿势下,佟莉离他只有一寸近,石头愣了愣。

他嗫嚅地说:“如果我……”

结果走廊尽头陆琛喊他们:“你们在那干嘛呢!快点!”

石头想了想,还是算了,戴上帽子就跟着出去了。

又比如。

鼓起勇气认真写了张小纸条,和糖一起放进衣兜里,结果不知道谁偷糖吃的时候带着顺走了。

见全队的反应似乎也没有人注意到那张纸条,石头索性也就算了。

还有一次枪击训练。

恰好遇到线上只有他俩,刚开口说了暗语的第一个词,那边就响起枪火迸进的声音。

当声音停下来,佟莉问:“你刚想说什么?”

石头说:“没,我说你加油。”

等到放假,他打了个电话约佟莉出来看电影,告诉她顾顺李懂都一起。

佟莉出来只看见石头一个人,问他:“李懂他们还没到?”

石头支支吾吾地说:“其,其实……”

这时候佟莉看见徐宏牵着儿子出现在石头身后。

她立马叫了声:“副队!”

然后跑过去摸小孩的头:“这不是嗯哼吗?这么大啦?”

石头也打招呼:“副队。”

徐宏开玩笑道:“你俩出来约会啊?”

石头脸一红,正准备开口,佟莉说:“还不那啥,被顾顺李懂放鸽子了吗?”

刚说完,杨锐提着一大堆东西赶了过来。

两人皆一惊,赶紧叫了声队长。

杨锐压根没管他俩是不是约会,就说:“干嘛呢?怎么都杵在这儿啊?看电影不是?大家坐一起呗?”

诸如此类。

石头告诉自己,不是自己没勇气才一直不敢开口,而是没列满一百条时机未到。

现在他看着这第九十九条,想着,再不能推了。

聊完家乡的第三天下午,蛟龙队就接到了大使馆的求助电话。

枪林弹雨,炮火连天。

再后来,他就躺在直升飞机上。

佟莉就坐在他身旁。

他睁着眼看着天上说:“其实那天晚上我是想说,如果我死在海上了,我的灵魂就可以借着海浪回到家里,回到海边的花岗石崖壁上。”

佟莉轻轻敲了敲他肩膀说:“别瞎说,你会活得好好的。”

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石头才终于明白了。

但他清楚自己就算痊愈,也回不去蛟龙队了,所以那句话,他决定还是烂在肚子里。

小组八损四,剩下四个人不负众望,抢夺下了黄饼,成功完成了任务。

佟莉来医院看石头。

她在桌上摆了个文件夹,在病床边坐下来,笑着问他:“怎么?手能动弹不?”

石头把右手从被子下面伸出来,朝她挥了挥。

佟莉从文件袋里抽出一张纸,在他脸前晃了晃说:“那你愿不愿意帮我签个文件呗?”

石头一头雾水:“什么文件?”

佟莉笑嘻嘻地说:“你的卖身契!”

他努力侧过头去看那份文件,空白那一栏是紧急第一联络人。

佟莉说:“我爸妈都在国外,本来我这一栏填的我姥姥,但她眼睛都昏花啦,你就帮帮忙呗?”

石头攥着那份文件,沉默地看着那一栏,心跳飞速,他知道这一栏意味着什么。

那是前线战士伤亡,部队里通知的第一个人,那里的名字一般都是至亲至爱。

佟莉还在自顾自地说:“我在海上的时候,你在家里帮我喂喂鱼啊,给花浇浇水啊,陪我姥姥聊聊天啊……”

石头突然就想到了第一百种告白方式。

他拿起笔,在那一栏上一笔一画歪歪扭扭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342 )
  1. In your dream阿鬼理发店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鬼理发店 | Powered by LOFTER